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2.19 鬱。
连续贴了好几天图,博客的滚动条已经缩短到我自己都不忍正视的程度了……应该说博客的载入速度已经漫长到我自己不忍正视的程度了……
所以今天的目标——都是字!

×××

连续两天都在调教本本。但是事实是我在被本本调教OTL
XP盘前前后后用了五张,在百度/谷歌上查问题的时候不知不觉还学会了很多无谓的知识……SATA硬盘映射IDE插槽之类……BIOS修改之类……装了VISTA系统的笔记本要如何刷回XP之类………………
……我的志愿又不是成为好人兄弟!掀桌!
2月17日晚上到家开始慢慢研究,2月18日凌晨一点终于将OS装完。
2月18日晚上到家开始装驱动。很绝望地下了一U盘的芯片主板声卡网卡显卡触摸板快捷键驱动慢慢装。然后……
UAA总线驱动装不进去。
UAA总线驱动装不进去。
UAA总线驱动装不进去!
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声卡驱动无法安装!意味着本本会是个无口少女!那能看么!那能看么!休小翊对无口少女最没爱好了!(不是这个问题!)
然后又开始漫长的百度/谷歌补习。托腮看了诸多帖子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有可能是OS问题,有可能是硬件问题,有可能是软件问题,总之先试试看卸载驱动,如果不行的话进安全模式,再不行的话就修改注册表,不行的不行的话就重装OS!”
……所以说我的志愿又不是成为好人兄弟!为什么我要掌握那么多电脑软硬件知识啊!为什么啊!
好人兄弟言:“CQ60装驱动的难度是首屈一指的。”
一位卖电脑的兄弟言:“上次卖掉台CQ60,装驱动装了我三个半小时还没搞好。”
泪流满面。
我……我何必呢……我真是何必呢……
外加网卡驱动也没装进去。于是这少女不仅无口还自闭。
……啧,偏偏是我最不萌的类型。(所以说不是这个问题……)
今天回家继续[删除]被[/删除]调教……

×××

写写看很少会写的同人志读后感吧。
读完了76的花主本《恋人を射し落とした日》。然后感想就如标题。
鬱。
超郁闷!捶地。虽然最初看到设定的时候就知道会是个很内伤的故事,但是内伤到这程度……内伤到这程度!
76采用的是BAD ENDING中的BAD ENDING,生田目战中,小花·雪子·完二被操纵,然后当他们醒来时,眼前是倒在血泊中的主人公。

想要触碰。伸出的手却在半途戛然而止。遍布他身体的血迹与伤痕。裂伤。
那凄惨的模样,就仿佛以往的无数战斗中,被自己所打倒的SHADOW一般。
他的身体在自己面前风化消失,就如同从未存在。颤抖着的自己的手。掌心空无一物。丧失的温度与温暖。
下一瞬间自己与其他同伴就被弹出了战场。眼前是高耸的门扉。对面有敌人,还应该有他。然而却是再无法撼动的门扉。
诸人开始寻找他。
现实世界的雾气日益浓厚,少年少女们徘徊在难分虚实的世界里寻找他们的同伴,他们的LEADER,他的恋人。所有人都噤口不言。没有谁指责谁。谁都不指责谁。诸人只是拼了命般地试图去否定什么抓住什么。
他的叔父在现实世界中漫无目的地寻找。他拒绝相信自己所讲述的事实。他说,如果相信了你们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再找到那孩子了。
他的表妹在医院中一日日好转。却无法鼓起勇气去探望。无颜以对。同时也是在畏惧。
畏惧自己,会忍不住,要憎恨,那天真无邪的少女。
学弟学妹们谨慎地称自己为“花村先辈”。花村先辈。不可以是“先辈”。那是另一个人。那是决不可被替代的另一个人的名。
注意到这个事实时,有什么疼痛的东西在胸口蔓延开。
终有那么天,自己鼓足勇气走向了医院。消瘦了的少女极力地冲自己笑。
昨天,我梦见哥哥了。
哥哥他笑着说,只要菜菜子能得救,就可以了。
那个,那个。
哥哥他,是不是为了救菜菜子,才不见了的?
没有的事。绝对没有那样的事。他是那么珍惜菜菜子你。为了你他什么都可以做。他绝对没有悔意,也同样不会有恨意。
自己说出的话语原封不动地映射到了自身。当察觉到时,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少女从枕头下摸出什么物品递到自己手中。梦里,哥哥说要我转交给JUNES的哥哥。真奇怪呐,明明是梦,却真的在这里。

稳稳地落在掌心的是,八十神高校的制服纽扣。

出发的前一天,那个人喃喃地对自己说,真的能救出菜菜子么。
没问题。我们至今都成功了不是么。还有我在不是么。
两人手牵着手,孩子气地晃摆。
哪,可以KISS么。不可以,等回来再说。小气,不过算了,如果真的KISS了的话,今晚可能会睡不着。
明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战斗,一定要准备万全才行。

温度已经遥不可及。再也触碰不到。永远的丧失。
是,我,将他。

×××

mao家的日和文《列車に乗って》也看得我寻死觅活的。可恶。为什么那么治愈的CP我却喜欢上这么内伤的文啊!捶地!
和不是英雄也不是正义超人,但是他试图去救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人。因此,最初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在夜行列车上发生的毒杀事件。毒名是GIKI,近来的连续无差别毒杀案件的主角。一名持枪男子劫持了一位抱着婴儿的女性,喝令诸人不准报警。
“是你毒杀了那个人吗?”
“不是老子干的!”
“那么,”日织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稳,“能否容许我们在列车到站之前找出真犯人?如果那样的话,就算警察抵达,您也不会被搜身。——只要在列车到站之前找出真正的投毒犯,我们就是皆大欢喜了。”
外表最羸弱的和被允许自由活动。这样的案子对他而言是轻而易举。但是真相令他犹豫了。
如果那是真实的话,那超越了和的理解。如果那是真实的话,那么人质面临着生命危险。
日织偷偷对他说,和さん,你引开那个男人的注意力,我来对付那把枪。
计划成功了。男子被制服,人质的女子坐倒在地板上。和紧紧抱着婴儿。
和对那名女子说。
是你毒杀了那个男人吧。
为了从他手中抢过婴儿。
GIKI的毒性在低于36℃的环境下就无法存续。你的保温瓶坏了,所以你需要这个婴儿——婴儿的体温比成人体温高那么一点点。
女子笑了。她夺过落在地面上的枪指向和。
侦探先生,您只说对了一半。
低于36℃就无法存活的,不仅是GIKI。还有培养出GIKI的变种大肠杆菌。
我手头可只有这么点菌了,如果让它们死掉的话就很困扰了呢。
你不认为婴儿的体内,正是最好的培养皿么?

这样的犯人超出了和的理解范围。
在他看来,犯人也都有心。有愤怒,有悲伤,有憎恨。
为什么会有人只是毫无目的地想要伤害别人?
为什么身为女性的人,能对婴孩作出这样的事?

枪声响起。日织冲入两人之间,替和挡下了子弹。枪口再次对准了日织。
在那瞬间,和不假思索地,丢下了手中的婴孩,冲上前去,护住了日织。
趁着那空隙,犯人带着那个孩子逃跑了。

刚刚失去了父亲的孩子。
体内藏着剧毒的孩子。
犯人迫切想要得手的孩子。
即使知道这一切,在那瞬间,和依旧是放弃了他,选择了日织。
磯前对和说,你并没有错也没有罪。人类的命是不等价的。即使死了那么多人,只要你和那家伙没事,我也照样感到高兴。你没必要保护目所能及的所有人。你只要保护你的“重要”就足够了。
但是,和无法成为磯前。曾经不能,现在不能,恐怕将来也依旧不能。

数日之后,孩子的尸体被发现了。

这篇是系列的序章。一言概之就是泥沼。和陷入了漫长而绵延不绝的痛苦。他开始害怕坐车,害怕孩子。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却又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们不担心。他甚至无法再与日织正常相处。之后的故事是他慢慢地慢慢地捉回平衡的过程。
故事的文笔和节奏都掌握得极好,剧情设计与人物塑造也同样堪称一流。虽然沉重、读起来费力、服务性低得如同粮食文,可我真的很喜欢这类小说。最初感觉就像是身在水底,然后随着剧情的推进,慢慢得到了氧气,越来越感受到希望与感动,但却不会忘记最初的苦痛。冲出水面的瞬间,既能感觉到难以言喻的喜悦,又能记得最初的伤痕依旧在隐隐作疼。
……啧,我要去买实体书。(你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