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得知新刊信息→大喜→委托场购→失败→等通贩→等通贩→等通贩→等通贩→等得忘记了→终于想起→已经品切
我的人生怎么这么坎坷啊!捶桌!(你的记忆力怎么那么惨淡啊!)
而且跑去作者站内一看。
“至此,这本本子已经完售”
…………………………
我的人生怎么这么坎坷啊啊啊啊!!!!!!!!


按照熊猫的说法就是,“这种初期RPG的点线小花是什么啊!”


按照我的说法就是“主人公更加初期点线啦!”

……结果我还是一起买下了。(你……)

×××


看到这个吊坠的瞬间脑内就跳出了奇怪的小段子。居然还是东魔龖的,我……(扶额)

京一戴着项链出现在同伴们面前的瞬间就换来了所有人的一致冷眼虽然他自己真的完全不明就里。龙麻瞅了瞅他没有吱声,但是不久之后塞给他件T恤上面印着“拉面吾命”。
京一,礼物。
啥?!
礼物。
不,等等,你从哪里找来的这种东西?!
礼·物。(字字清晰掷地有声)

草莓黄龙微妙的报复。
果然攻就是要欺负才会发光。(你等等)

×××

雨格子之馆。
因为看到不少“那须×椿”的站,于是就默默地在思考这个CP的交集点。
……啊。对了。
第一个发现椿的尸体的人,是那须。
……
…………
………………
不,等等,等等等等,难道就这个?难道是这里?难道这里就是CP的起源?!这样不对吧!绝对不对的吧!!!!!如果真这样的话。
八旬老人失踪半月 打兔老汉发现尸体
难道这也是CP么?!!!!!(还是NL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嗯,买了。
买了……呢。
………………………………冬控临近的这时候我究竟是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我!!!!!!!(跪)

×××

代拍卖家来了联络。“你的书到我这儿了,结算吧。”
我打开他发来的EXCEL文档一看。
总重量:7.6KG
……
…………
………………
幻………觉………?
不就33本书么为什么会重达7.6KG啊啊啊啊啊啊!抱头!

×××

以前看过一篇《五星物语》设定的BASARA文。FATIMA的小红和骑士政宗。前几天突然想起那个,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开始妄想《五星物语》设定的P4了……
……我知道你们想吐槽我,你们爱吐就吐吧泪!(满地打滚)

主人公=浪迹天涯的纯血骑士。拥有复数的FATIMA(←有钱人!)。MH是“伊邪那歧”但是其实还隐藏着“伊邪那歧大神”模式。原本是想回乡下老家(?!)看望敬爱的叔父和[重点]最爱的表妹[/重点]的,半途上捡到了某个刚刚丧主的FATIMA之后便稍稍改变行程陪他去找“谜之骑士”(某A氏……)。对FATIMA没有偏见,也不用星团法令来限制他们,所以他的FATIMA们平时打扮都和人类没啥差别。身世(大概)有各种各样的谜团但是我没考虑过……对,没考虑过。
小花=罕见的男性FATIMA。著名的FATIMA制造商『JUNES』的首席工匠的闭门之作(…………)。M-S混合型(不要歧义!我是在说体型!),战斗能力甚至超过了一般的骑士。前任MASTER是小西学姐,虽然并不是很强的骑士,可是小花非常仰慕她,因此当目睹她被谜之骑士杀死之后大受打击,非常痛恨无力保护MASTER的自己。为了报仇而选择主人公成为自己的新MASTER,却在无意之中得知了小西学姐对自己的看法而更受打击,一度暴走袭击主人公但是被制服了。……糟糕说到这里这已经完全是个主花的故事了而且异常白烂?经过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之后完全信赖了主人公或者说是完全赖上了主人公对他绝对服从,不过因为“我的MASTER只有一人”,绝不称主人公为“MASTER”而是称其为“相棒”。一度暴走过,所以精神制御装置不是很牢靠,大摇大摆地无视了很多星团法令,不过唯独不会违背主人公的意志。发现自己对主人公的恋爱感情之后直接就告白了,然后立刻就被发卡了。从此之后开始了经年持久的修罗场……这是什么八点档的故事啊啊啊啊otz
千枝·雪子·完二·RISE·直斗=主人公的FATIMA们。具体设定……没,没想好。(喂,你只想了主和花的部分吧!)
KUMA:………………………………完全没想好!抱头。
某A氏:主人公的叔父的同僚。星团骑警(?!)。不用FATIMA,而是用エトラムル来控制MH的。
辽太郎:主人公的叔父。星团骑警。自从失去前任FATIMA『千里』之后就再也不用FATIMA,而是用エトラムル来控制MH。……等等,于是菜菜子是骑士和FATIMA的孩子?(抱头)

为了我的声誉(?)着想,我必须申明说我最初只是随便想着玩玩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企鹅上听了我的妄想的ryod君她……她……

来自休万能的妄想,五星物语版P4,休眠中的fatima HANAMURA和全知全能的骑士Hero。下次来挑战头部是巨大电视机的黄金MH-__,-(大嘘...
到底要几更啊我……

她直接画了图!而且还是赤果果的主花!嗷嗷!我个花主的情何以堪!虽然我的妄想已经万分主花了但是至少小花没穿女装!至少!
可……可恶!既然到了这地步,就将我的脑内妄想公之于众好了!谁怕谁啊吼!
所以我强烈要求巨大的伊邪那歧MH!强烈要求!
休总受:政宗少爷或者龙麻或者服部平次或者……P4里面你最萌的。
然后得知她娘子也点了我……
『休酱……嗯……你自由地……』

于是我干脆全做了。

规则:
1.要毫无隐藏讲出真心话。
2.不能没有接棒人。
3.指定的人必须要是男生。
4.再被传回来的话要再次作答。←这令我非常想点0总受和0总受和0总受和0总受和0总受。笑~

1.跟______邂逅的场景
政宗:1代OP那万马奔腾的场景。感想是“……不可能!这骑马POSE绝对不可能!你不要小看物理定律!”
龙麻:其实第一季第一集的时候我看得迷迷糊糊的。一直在等“田岛的声音田岛的声音(TOKITOKI)”所以其实最初没怎么留下印象……第一个留下印象的地方是小草莓蹲着一跳一跳的那里——“……糟,这孩子超可爱!”
平次:单行本第十卷,“人们都叫我们关东的工藤,关西的服部!”出场的人……现在想来……你这根本就只是追星族行为吧!喂平次!
阳介:……上学路上,破破烂烂的自行车,电线杆,好像很痛的样子,随他去吧……

2.对______的哪个地方最萌?
政宗:笨蛋少爷、唯我独尊的地方。以及“就算你想不到我也做得到!”的破廉耻……不,破格的地方……
龙麻:天然呆和天然腹并存的地方?光是京一一个人的地方?……不,总体来说这孩子是萌点的凝聚物……
平次:………………………………………………(漫长的沉默)
…………………………………………………………糟糕!因为平次最近破廉耻过度,我已经忘记我最初萌他的是哪里了!?
似乎似乎似乎似乎……似乎是“每次看到工藤都很高兴”的地方?(那不是和现在一样么!)
阳介:最喜欢男主角了的地方。(一秒)

3.你希望______是 S 还是 M?
政宗:这人是自以为是S的M吧。
龙麻:小草莓脱离此道。(你确实用一种非常不同的态度爱着草莓黄龙呢……)
平次:M。(一秒)
阳介:M。(一秒)

4.对于______的什么动作很萌?
政宗:………………………………………………(漫长的回想)
…………………………………………………………(怎么都是些糟糕的动作!鼻血之类或者鼻血之类或者鼻血之类!←喂)
硬要说的话……BASARA2的OP那时,从悬崖上跳下来飞扑向小红的……地方?(还是很糟糕!)
龙麻:被京一摸头或者勾肩搭背的时候微微缩一缩身体然后微笑的那类动作。既能感受到“啊,这孩子不习惯和人身体接触呢”又能感觉到“啊,他其实很高兴被人亲昵触碰吧”以及“啊,龙麻真的很喜欢京一”。微笑ましい…
平次:剑道的时候。还有就是将柯南像是小猫小狗似地一把抱起的动作。
阳介:各种小细节。比如说战斗时候打节拍之类啦,战斗结束脱下耳机时甩甩头发之类的啦。不过最萌的是OP时候的那个把玩小刀的剪影。超——————————————————————萌!

5.喜欢______怎样的个性?
政宗:这和第二题有什么区别……“没有本大爷做不到的!”的那种莫名自信的地方吧。虽然是笨蛋却被属下所喜欢的地方。
龙麻:安静却不寡默,温柔而不做作,以及“柔韧”的气质。
平次:个人最喜欢的是3K杀人事件那时,对柯南说“不是你对我说的吗!真相只有一个!”的地方,柯南从楼梯走下时静静地在下面等着他的地方,以及柯南在闹别扭的时候玩球给他看的地方。那个故事是平新(柯)之神……
阳介:……(每天都在量喜欢中所以难以回答)到目前的统计是,开朗明快,但是绝对不是什么都没有想,该认真的时候会认真,无条件地喜欢以及信任主人公,和完二在一起时会有“前辈”的样子,一边欺负KUMA一边却还是照顾它,和千枝之间的小孩子吵架,和主人公单独相处时候却会展露出截然不同的一面……等等。(太多了!)

6.讨厌的地方?
政宗:没有。因为我内心的政宗形象太糟糕所以已经没有不能容忍的地方了……………………
龙麻:对菩萨太好了的地方……(苦涩脸)
平次:……下次别再涂白了。拜托。
阳介:……下次别再在女孩子面前解手了。拜托。

7.希望______能怎样?能做些什么?
政宗:请你自由地……
龙麻:嗯……请幸福。(很认真)
平次:请你自由地……
阳介:请你变得攻一点……(喂)

8.希望他跟谁再要好一点?
政宗:……马?(啊?)
龙麻:……(系统提示:与【蓬莱寺京一】好感度已经封顶无法再提高!)
平次:……冲田?(你不是早就放弃了某些CP了么!)
阳介:……(系统提示:与【主人公】好感度已经封顶,就算再提高也不会再产生EVENT!)

9.描写______or 画______时会特别注重的地方?
政宗:我哪有写过政宗啊。真写的话大概会……注重へたれ的地方?(喂)
龙麻:啊……写过。很难写。因为话很少……所以每次都痛苦于如何在有限的台词里面表现出尽可能多的情绪……细微的表情表现也很难……不过其实京一比龙麻更加难写呐。游戏版的话估计反而会好写很多。
平次:写过……会注重的地方是“最喜欢工藤了!”的……种种表现……
阳介:没写过……一直在把握人物个性。我可以想象,最难的地方一定是攻受度otz

10.当家人的话会是?
政宗:……(休小翊顿时露出满脸的不愿意)
龙麻:弟弟。再加上那样的父母,一定能构筑出极其温柔的家庭呐。(其实想起了雪人有点受伤)
平次:……(万年都跑东京的家人是什么家人啊!)
阳介:嗯……弟弟吧。……啊啊!我知道干吗花主那么难实现了!因为小花是弟属性,而主人公是兄属性的……

11.日本学生制服跟西洋学院风的话?
政宗:绝对适合西洋学院风。引用小红的话就是……“从没见过这么不适合色学生装的人……!”
龙麻:嗯……真神是立领制服所以比较难以想象龙麻穿西装的样子,但是应该还不差?毕竟想到……就连京一都穿过西装……(京一默然拔刀)
平次:我觉得平次自己大概很憧憬西装。尤其是米花高中的西装之类米花高中的西装之类或者是米花高中的西装之类……
阳介:应该都可以。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在都市时候是西装制服?欸?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12.私服的话运动风跟牛仔裤哪个好?
政宗:这人绝对是牛仔裤派的!而且绝对是年轻时候专买名牌、长大之后干脆定做的类型!
龙麻:运动风吧。龙麻感觉不适合牛仔裤?京一的话倒是适合牛仔裤来着……不过话说龙麻你不是爱死了那套带风帽的衣服么……
平次:牛仔裤。
阳介:牛仔裤。话说他的着装品味蛮有趣的。白色T恤和红色牛仔裤啥的……我说小花你究竟在哪里买到的这么有趣的颜色……从城里带来的么……扶额。

13.想跟他结婚吗?
政宗:绝对不要。(一秒)
龙麻:要和京一好好相处哦^_^
平次:绝对不要。我不想亲自出演“结婚仪式杀人事件”的受害者而且谁要这种万年“工藤~(心)”跑向东京的老公啊!(怒指)
阳介:真要结婚的话我比较愿意选择男主角……他会做饭欸……

14.最后请献上你的爱
政宗:BASARA1中小红的六武——苍红。虽然殿你不会用枪但是我觉得你看着这都会笑?(而且是很キモ的笑……)
龙麻:【爱】
平次:委托羽小同学拍一套COSPLAY照送他吧……
阳介:♪♪♪

15.请传棒跟指定对象﹝5 个)
啊~啊。其实我一般是不害人主义的来着……挠头。
小冽你在考试期间吧……真是抱歉了,甲太。
小翼在无双吧。随便是战国还是三国还是大蛇……请自己挑一个吧,笑~
礼尚往来的熊猫。你也来做小花!
虽然被先发制人了但是还是不可以漏过的小猫。阿部!
最后是绝对要点回去的0总受本人。你就做……辫子姑娘好了。
2008.05.08 来了……
東京魔人學園剣風帖(限定版) 特典 十周年記念 魔人箸付き東京魔人學園剣風帖(限定版) 特典 十周年記念 魔人箸付き
(2008/08/21)
Nintendo DS

商品詳細を見る

掩面。
7770……AMAZON价格6275……
特典是……DVD「東京魔人學園伝奇紀行(仮)」和真神学園生徒手帳和特製ビジュアルブック和元祖『剣風帖』仕様のジャケット……还有预约特典的筷子……………………
输了……又输了……应该说……又要败了…………………………
捂脸,于是就这样了是么!告诉我到此为止了是不是!不会再有什么ANIMATE特典了吧!不会再有什么特典的特典了是不是!


开发中的画面真漂亮……DS能做到这样真的已经很用心了。
不过看到这种画面就想起“黄龙最强传说”……龙麻的强悍真的是……BUG等级的……(扭头)

×××

東京魔人学園剣風帖 龍龍 第弐幕 第伍巻東京魔人学園剣風帖 龍龍 第弐幕 第伍巻
(2008/04/25)
根岸貴幸、加藤康之 他

商品詳細を見る

……等等。

OTL
手!手!手!
这算什么扯谈的CP啊!谁要看啊!谁啊!不要以为到了最后就可以胡来了啊!

東京魔人學園剣風帖 龍龍 第弐幕 第六巻東京魔人學園剣風帖 龍龍 第弐幕 第六巻
(2008/05/23)
下野紘、川鍋雅樹 他

商品詳細を見る

还是番外篇好!;v;治愈度MAX!捂心口!我最喜欢这种画面了!(你最喜欢的东西太多)

×××

先生的杂文用“某种眼光”看起来真是充满了喜感。
《三闲集》——《怎么写》。

我拿回来,倒看上去,通讯栏里就这样说:“在一般CP〔13〕气焰盛张之时,……而你们一觉悟起来,马上退出CP,不只是光退出便了事,尤其值得CP气死的,就是破天荒的接二连三的退出共产党登报声明。……”那么,确是如此了。

〔13〕CP:英语CommunistParty的缩写,即共产党。

那么,确是如此了。
这句话可以放到论坛版头当版规哦。(不可以!)

对不起,今日第三记了……
按照[消音]猫的说法就是“你太闲了!”……
MA~

Powered by eSnips.com

第三堂 探险!美里大宅

登场人物:
绯勇龙麻——下野紘
蓬莱寺京一——川锅雅树
(以下就随便了)
美里葵
樱井小莳
醍醐雄矢
远野杏子
如月翡翠
天使1(女性)
天使2(女性)
佣人

•美里家内,客厅
佣人:我这就去请小姐下来,请诸位在此稍事等待。
小莳:多谢~
杏子:那,那就是传说中的佣人啊?居然还真的有呢。我第一次看到!
醍醐:话说回来,真是好大的房子啊……
如月:哼。只有单细胞才会在这种地方都还若无其事。
京一:话说,干吗连你也在这里?
如月:因为找到了新出土的皿,所以将它拿来。
京一:嘿嘿,就随你胡扯吧,闷骚男。
如月:呒!你什么意思!
葵:大家,抱歉久等了。
这样说着,终于出现的葵。
杏子:啊,美里!
如月:叨扰您了,美里小姐。
醍醐:美里同学,真不好意思啊,一蜂窝跑到你家来。
葵:没什么的。毕竟是想要讨论除鬼以及接下来的事情嘛。我这就去拿些点心来。
京一:那么就拿些可以吃饱的东西来吧!肚子饿死了~
如月:真是不知礼仪为何物的男人。
龙麻:(嘟囔)我,草莓。
葵:呵呵,我知道了。稍等哦。

•美里家内,客厅
滴滴答答的时钟声音
杏子: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了……
京一:啊啊!我受够了!等不下去了!

•走廊
在走路的龙麻一行。
小莳:大家小心不要走散,紧紧地跟着我哦。
醍醐:好、好的……话说回来,在别人家里到处乱走,这样好吗……
京一:葵她不回来,所以没办法了不是吗~?
如月:没忍耐力的家伙。
京一:你嘴上这么说,结果自己不也跟来了?
如月:因为我必须监视你们,防止你们失礼。
京一:嘿,然后向大小姐打小报告?
如月:当然了。我们如月家是世世代代从侍美里家的家族。为了美里家的人们而工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京一:呵,算了,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如月:呒!你从刚才开始就……
京一:话说,葵的房间是在哪里?
如月:什么?
京一: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看看那家伙的房间是怎么样的吗?
杏子:想看!想看!
醍醐:但、但是,擅自窥视女性的房间实在是……
京一:别说那么古板的话啦。哪,小莳,你知道葵的房间在哪里吧?
如月:不行——————!!绝对不可以告诉这群家伙葵小姐的房间的位置————!
龙麻:忍者神龟。
如月:我不是乌龟!
杏子:呐呐,这么说来,如月君有进过美里的房间吗?
如月:(一惊)唔!
杏子:诶?莫非,没有?
小莳:你明明认识她比我还久?
如月:(刺痛!刺痛!)唔!唔!
杏子:什么嘛。好像也没怎么要好嘛。
小莳:这么说来……葵在聊天的时候从来没提到过如月君的话题呢。
如月:(刺痛!刺痛!)唔!唔!
京一:(幸灾乐祸)好啦好啦,别那么消沉嘛,臭乌龟。
龙麻:忍者神龟。
如月:(一边消沉一边发怒)我,我不是乌龟!
就在这时。
醍醐:唔噢噢噢噢!!
听见了醍醐的声音。
小莳:嗯?醍醐君?

•同栋,厨房
飞驰而来的小莳一行。
京一:怎么了,醍醐!
醍醐:这是……这是?!
KINRINKINRIN的效果音
醍醐:意大利产最高级系统厨房!将易用和耐用发挥到极致,体贴主妇,堪称是最好的厨房!
京一:咦?
醍醐激动地看着橱柜。
醍醐:噢噢!在这种地方竟有抽屉!呒,烤箱也非常之好……噢噢噢!多么宽敞的冰箱啊!米是越后的越光米(号称日本第一•世界第一的米。价格……我们就让它浮云吧孩子们)!唔……好想淘……越光米……越光米……好想淘越光米!噢噢!给我米!!
京一:我说!醍醐!冷静点!冷静点!唔哇!
小莳:醍醐君!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醍醐君!
醍醐:米~!
(一阵骚乱)
龙麻:啊,草莓!
大口猛吃草莓的龙麻。
龙麻:(嚼嚼嚼好幸福)
就在这时,听见了“咔咚”的竹筒敲石装置的声音。
龙麻:诶?
龙麻猛抬头。
再次“咔咚”。
龙麻:(变得兴高采烈)啊……啊啊!
猛地跑了出去的龙麻。
杏子:啊,绯勇君!
京一:龙麻!你要去哪里!喂!喂!
醍醐:米~!
小莳:啊啊!真是够了!我说!能不能给我老实点呢~!醍醐!
醍醐:(猛地回过神来)啊,是的!樱井同学!

•同栋,走廊。
跑来的京一他们。
京一:那个臭小子,跑去哪里了?龙麻!!
杏子:绯勇君!……嗯?啊,绯勇君!
站在走廊上看着院子里的什么东西的龙麻。
京一:龙麻,你到底……
龙麻:(转头,很开心地)啊,京一……是咔咚呢,有咔咚呢!
京一:咔,咔咚?
龙麻:你看,那里!
龙麻指着院子。
在那里,有一具竹筒敲石装置正在咔咚作响。
醍醐:啊啊,是竹筒敲石吗。
杏子:看,在那里……就在院子里吧?那种在竹筒上滴水,然后敲在石头上发出咔咚声音的东西。
小莳:啊……啊啊!那个啊!常在电视上看到。原来叫做竹筒敲石啊。
京一:于是呢?那东西怎么了?
龙麻:有咔咚在的话,就说明也有悪代官(坏蛋地方官)吧?(……对不起,我……不理解时代剧……扶额……)
小莳:啊?
龙麻:可是啊,在电视里面出现的悪代官,不都是在有咔咚的大房子里面动坏脑筋的不是吗?
杏子:怎么吐槽才好呢……
龙麻:(大声)悪代官先生,你在哪里~!悪代官先~生!
醍醐:樱、樱井同学,我果然还是想要再去看一次刚才的厨房……
京一:哪哪,果然还是去葵的房间……
如月:不准去!
投掷手里剑的如月。
京一:啊!(避开)闷骚男你混蛋!
如月:想要去葵小姐的房间的话,就先打倒我!
京一:你有种!
龙麻:悪代官先生——!
如月:嘿!哈!
京一:我打——!
醍醐:求您了,我就稍微去厨房一下……
众人一片混乱。
杏子:樱、樱井同学……
小莳:啊,头痛……够了!大家!回本来的房间去!
咦~!不满的龙麻、京一、醍醐。
小莳:烦死了!闭上嘴跟我来!走失了我可不管噢!
杏子:那个,来的路是……咦?哪边来着?
小莳:这边。
以小莳为首,一行人走着。
杏子:真厉害!樱井同学真的对美里家无所不知呢!
小莳:嘿嘿,不过嘛,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迷路了就是。
杏子: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小莳:是刚进真神的时候吧……虽然和葵是同班,但是还没怎么说过话……

•小莳的回忆,美里家后门
小莳:午安!我是樱井酒店的。我送了贵宅所订购的酱油!
无人回应。
小莳:午安!请问有人在吗?
葵:咦?樱井同学?
从里面走出来的葵。
小莳:啊,美里同学。
葵: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莳:我在帮店里的忙,来送这个的。
葵:啊,原来樱井酒店就是樱井同学你家么?
小莳:嘿嘿……其实从中学时候开始,来过美里同学你家好几次了。
葵:(微笑)我都不知道呢……啊,请稍等,我这就去叫佣人来。
鸽子时钟咕咕作响。
小莳: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了……什么啊,真是的……好,既然这样的话……!

•同栋,走廊
小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没有人在呢?美里同学——!……真是的,究竟怎么回事啊……
咔咚。竹筒敲石装置作响。
小莳:嗯?唔哇,是咔咚!以前只在电视里面看过……真的有这种东西啊……嘿~……不对,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
小莳:(衰弱)唔,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唔……
小莳内心:明明已经……不吃不喝地走了好几天了……却还一个人都没遇到过……
小莳:(发现了什么东西)啊!
小莳内心:这根柱子上的伤痕是,我之前留下的记号!也,就是说……我又到了同样的地方吗!!
吧嗒。力尽倒地的小莳。
小莳内心:已、已经不行了……没法动了,我要就这样子死在这里了……妈妈,在替我担心吧……
(语气一变)
爸爸,不要喝太多酒……妈妈,要一直和爸爸好好相处,请不要老是冲他怒吼哦。弟弟他们就拜托两位照顾了。大家都要保重哦。姐姐我要去很远的地方旅行了。爸爸妈妈,原谅我先走一步。小莳我,小莳我能够生为你们的孩子,感到非常……
听见了安详的音乐。
小鸟的鸣叫声,小溪的水流声。
小莳:啊?
天使1:啊哈哈哈哈,小莳小姐~
天使2:欢迎你~这边非常美好哦~
天使1:啊哈哈哈~
小莳:好,好温暖……我看到了……迎接我的使者……使者们……
这时,听见了现实的脚步声。
葵:ばぁや(指女佣,乳母)?じぃや(男佣,乳……不,奶爸?)?你们在哪里?ばぁや?じぃや?真是的,跑到哪里去了呢。ばぁや?じぃや?ばぁ……
这时,葵发现了什么东西。
葵:是谁啊,把破布丢在这种地方?真是的,真没办法……
她这样说着走近过来。
葵:啊!不、不对!不是破布!这,这是……这是…………樱井同学!!
小莳,满面泪水和鼻水。
小莳:(感泪)美里同学……美里同学~!

•(回到现实)美里家,走廊。
小莳:据我后来问了问,其实只过了几小时而已。是因为我太累了,才会觉得时间那么长……但是,从那之后,我和葵就……
杏子:唔啊啊啊啊!
小莳:嗯?
乒乓乒乓。爆炸的声音。
京一:哇!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陷阱!
醍醐:唔!天花板……天花板掉下来了!
杏子:唔哇!有水灌进来了!
如月:咕!竹、竹箭!
龙麻:(若无其事地)像是忍者房屋似的耶~
乒乒乓乓的声音继续。
小莳:诶?!话……说,这里是哪里?!救命,葵……葵~!

•同栋,客厅
葵:好慢呢……难得我特地拿来了馒头……大家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啊唔。咬馒头。
葵:(嚼嚼)……嗯,好好吃!
2008.03.02 坑。坑。坑。
从电脑里面挖出来的半成品×3。怎么看都不觉得自己还有力气继续写,所以抛出来吧。
东魔龖的一篇。Dies Irae的两篇。
……扶额。写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呢你说……现在怎么看起来像是不认识的字句组合……(问你自己啊!)

Dies Irae的两篇其实是N18的。……不过我总觉得我写N18的时候哪里不对劲……是吐槽么?是因为一边吐槽一边H的关系才看起来不对劲的么?!
总之就是完全没有湿漉漉的感觉呀!囧

关于Dies Irae的两篇的警告:
1.N18范畴。请自重。
2.粗言秽语全开。请自重。

为什么疯人院里连这种东西都会有的卖!

直筆資料  東京魔人學園剣風帖 龍龍◆原画Set







谁!是谁将这种东西从制作组里面偷拿出来的!
不——能——忍!
最讨厌这种“啊!好想要!啊!要来干嘛!啊!没钱!”的东西了!掩面。

×××

看着AKIRA桑的OFF情报复杂万分。
  「最初の距離(R18)」(2007年12月発行)
   ・サイト掲載作の加筆修正+書き下ろし
   ・文庫本(フルカラーカバー) ロク刹 184P 900円
  「トラブルナース」(2008年1月発行 CC東京118初売り)
   ・最初の距離系の短編(刹那11歳ぐらい? 怪我したロクのお世話をします(笑)
   ・A5 ロク刹 20P 300円
  「素直にごめんが言えなくて(R18)」(2008年3月2日発行予定)
   ・B6 ロク刹 68P↑↓ 金額未定
……请不要目指全SIZE制霸呀!!!!!
这样子的话我很困扰!我的书架尤其困扰!它本身并不具备日版书籍全SIZE功能!我现在已经很勉强它了,再下去真的会发生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惨剧的!(口胡到天边去了)

×××

在家里补了一下午的档,总算将堆积了很久的《スケッチブック》啊,《神灵狩》啊,《俗·绝望先生》啊都拼完了。
=___________=
然后因为脑内混杂了太多东西而吐槽无能。
《スケッチブック》没啥问题,虽说猫咪们的吐槽、被吐槽、相互吐槽令我很想吐槽……算了,可爱所以能原谅。
《神灵狩》雷得我半死。扶额。小润的爸爸……你和[其实不]美女科学家舌吻我也就不管你了,但是你跪在她面前慢慢抚摸她的脚那段“大人的世界很污秽太阳国动画很黄很暴力”情节究竟叫我说什么好……说什么好……我好像还是第一次在动画里看到赤裸裸的恋足癖……糟糕透顶了这真是……比赤裸裸的H还不能忍……

包子的角色真的很赞。笑容很珍贵。可以和00里MAMO与绝望技师的笑容匹敌。最近大家都在卖笑么……
《俗·绝望先生》就……
就……
掀桌!
新房你那么认真地做魔法少女片头作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其、其实新房是对每个环节都极其认真?!不管是NANA的部分、特摄的部分、魔法少女的部分、粘土动画的部分、皮影戏的部分、蜡笔画的部分……所有地方都认真得叫我想哭……
最想哭的是,昨晚睡觉的时候脑里不断回响着“ルンバルンバルンバルンバルンバ”,今天早上起来时则是“よければ一緒に踊りませんか?いえいえアナタじゃあ踊れませんわ”……噩梦啊……噩梦……OTL我明明没看几次OP……为什么会记忆如此深刻啊妈妈……

至于昨晚第一时间遭到yudi剧透的00第二十集。因为只记得……

这样“你谁啊!”的画面。

这样“你作何啊!”的画面。

以及这样“你们是谁又在作何啊啊啊啊!”的画面。
以至于其他几乎没记住什么。(殴)
扶额……无所谓了……不就是00么……不就是00么……我至今还对于自己竟然萌了00这个事实感到极端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以及委屈……OTL可恶的ED2……可恶的剪头发……我就输在那三秒钟上了……就三秒钟啊……

×××

赢不了官方啊……真的赢不了官方啊……掩面。


怎·么·可·以·这·样·子


others→魔人の部屋→トウ☆スタ
龖版的LUCKY☆STAR真是太美好了,掩面。
草莓和狗穿裙子都很好看!大拇指!(……)
很久没去灵研,难得去一下看到好物了真是幸福啊……=A=

×××

大乱闘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X大乱闘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X
(2008/01/31)
Nintendo Wii

商品詳細を見る

……玩够了吗?
啊?我问你玩儿够了没!老任!
自己同人自己就这么好玩么!你又不是JUMP!
累死我了……OTL
所以我超·讨厌写贺文之类有自然截稿日的东西……
我不擅长自我鞭挞啊,囧。

[东魔龖 京龙 蓬莱寺京一生日贺]








祝詠
——ED之后


龙麻几乎是被勒醒的。并且当他睁开眼时只能看见一片暗。以及感受到的灼热的体温。他试着眨了眨眼,睫毛与什么衣料摩擦。鼻腔里溢满的是熟悉的味道。
阳光和泥土和风。
还有,京一。
……啊。
龙麻静谧地再度合上了眼。

京一的体温较龙麻高上太多,并且睡相日趋恶劣。龙麻被热醒或是这样被勒醒的经历已经是家常便饭。即使如此龙麻也任由他紧抱住自己入眠。这不是纵容或者迁就,而是理解。或者说是歉疚。是自己在京一心里植下了恐惧的种子。是自己让京一尝到了对于丧失的畏惧。明知京一是如何地重视自己,龙麻依然做出了转身离去的抉择。……因为于龙麻来说没有别的选择。
比起世界,京一会选择龙麻。
可是龙麻,会选择将世界留给京一。
『你个笨蛋。』
仿佛可以听见京一无可奈何的口气。龙麻从小是个安静而聪明的孩子。被大人们称作“好孩子”的孩子。从没有人对他说过“你个笨蛋”,而只有京一一遍一遍,带着“受不了你”般的眼神说龙麻是笨蛋。
……嗯,其实我知道。
我都知道。
我并非如大家所想的那样什么都不考虑。关于战斗,关于生命,关于守护,关于未来,我想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在大家都认为我是在发呆的时候,一直一直。可是京一总是坚称我在发呆。『又在发什么呆呢,笨蛋』。然后京一的手臂便勾紧了自己的肩膀。头发被粗暴地挠乱。转过脸去就会看到鸢色的眸子冲着自己在笑。毫无阴霾的,却是认真的表情。
因为那个表情,所以无论多少次,自己一定都会朝着那双眼睛回以微笑的吧。
粗暴,温柔,认真,细致入微。
京一一直一直都看着自己,以他的方式庇护着自己。
所以龙麻也决定保护京一。同样是以自己的方式。哪怕那样的方式会如何地伤害到京一,哪怕在选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伤害的结果,龙麻也绝不会有其他的答案。
自己最初也是最后的搭档。唯一可以托付彼此生命的战友。
最重要的人。
仅存的,唯一的,“锁”。
京一或许是将名为“绯勇龙麻”的“黄龙之器”牵绊在人间的最后的锚。是龙麻作为人的最大的证明。同是也是令龙麻敢于舍弃人类之身的全部的勇气。在与柳生的漫长的战斗中,龙麻恍恍惚惚地思考着,回忆着。十几年的“人”的生活。一切的幸福与不幸。樱花飞舞的季节里邂逅的同龄少年。与他一起走过的那分分秒秒。
若能再早些相遇的话就好了。
若能再多些相处的话就好了。
明明已经竭尽全力地在一起,却还不够,远远不够。
希望能够传汇更多的温度,交换更多的笑靥与话语。
希望一辈子都在一起。希望永远都在一起。
笨拙的,青涩的,稚嫩的,执着。
回忆起那份执着的瞬间,龙麻突然想见京一。很想很想见京一。想要胜利。战胜眼前这条邪念凝结成的龙,回去。回去。不是家。不是祖国。而是此时此刻想要见的那个人的身边。为此,龙麻变得能够在所不惜。作为“人”的自己,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代价。未来永劫的宿命,也无法构成任何犹疑的要素。只是要胜利。要回归。为此,舍弃一切也——在所不惜。
之后的事情,龙麻记得并不清晰。仿佛是一场漫长的梦境。梦醒来时,面前是灰头土脸伤痕累累的京一。
京一以那么狼狈不堪的模样冲着自己笑道。
『哟,起床了?懒鬼。』
毫无阴霾的,认真的笑容。
龙麻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
『嗯……早安,京一。』
下一瞬间龙麻迎来的是一个呛人的拥抱。尘土飞扬,汗和血的味道。力量,重量和温度。清晰鲜烈得骇人的感情刺进了龙麻内心。……啊,对不起。对不起,京一。声音哽咽在喉咙口,久久无法成形。
要是立场相反,是京一背对自己远去的话,自己会受到怎样巨大的伤害呢。无论出自什么样的理由。无论如何对自己说这是迫不得已。一定会被伤害到鲜血淋漓。
——对于自己的无力。会感到如何深重的痛恨,懊悔,以及,不甘。
明知这样,自己依旧留下了微笑转身离去。这本身不是龙麻的错。应该说这本身无从论是非。然而结局却无可否认。自己伤害到了京一。这个事实化为了疼痛与悲哀,让龙麻忍不住伏下了眼。
自己一定是从那瞬间下定了决心。这次再不离开。再不分开。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一直一直并肩前行。这不是相随,是相伴。不是京一带着自己走,不是京一要自己前进,而是龙麻以自己的意志,决意与京一向着同样的方向踏出脚步。
所以龙麻和京一现在在这里。这个古老浩瀚的国度。自己的父母长眠着的国度。“龙”的传说之起源的国度。两人几乎不借助任何文明工具,缓缓地穿越在山野之间。修行。探索。仿佛是漫无目的地旅行,然而龙麻和京一眼里都呈现着清晰的目标。
力量。还有知识。
这是变强的基础。柳生所化的邪龙确实已经消失在了云空之间,龙麻的宿命却没有终结。甚至是变本加厉地奇谲起来。可是龙麻绝不打算随波逐流地度过此生。“黄龙之器”。若自己命中注定是要作为这样的人外之生物而存在,那么龙麻决定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毫不逃避。打从正面地直视命运。
京一恐怕从最初就知道龙麻的结论吧。因此他甚至在龙麻之前就给出了他的回答。
『起码,要强到不会叫你再受伤』
那是极其京一式的回答。却又极其不似京一。最初相识时的他,就仿佛是恐慌着什么似地渴求着力量。一味地挥舞着木刀,一味地向着巅峰攀去。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剑之道。龙麻看着他的背影时不时心想,京一打算去哪里呢。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京一眼底的荒暴一丝一缕褪去,他突然不再只看着高处。他开始环顾四周,开始寻找龙麻所在的位置。他不再追寻至高至强,而开始测算“够”高“够”强的力量。
不需要多余的强。需要的只是足以守护一个人的力量。
力量的存在不是为了战胜什么。而是为了守护什么。
从懂得这个道理的瞬间开始,京一就开始脱胎换骨。“成长”的意义。即使有些地方看起来分毫不变,依旧是龙麻熟知的蓬莱寺京一,可是哪里不一样了。灵魂层面上有了什么截然不同的东西。无法为之命名的什么东西,却可以看到光芒。咄咄逼人的光华。
看着这样的京一,龙麻缓缓柔柔地微笑了。啊,果然,不愧是京一呢。嗯,那么,我也要更加更加努力才行。他抬起头,挺直背脊,毅然地迈出步子。其实龙麻不知道。看着这样的他,京一也会不由自主地加快步伐。不知不觉间的你追我。谁都不愿意被对方抛下。两人心中共通的这份执着,引导着他们走向前方。
这趟旅途会延续到何时何地呢。龙麻并不知道答案。其实他也并不在乎答案。他只确信,在寻找到两人想要的东西之前,谁都不会停下脚步,谁都无法令他们停下脚步。何况现在自己和京一在一起。于是便无所畏惧。阳光,水,空气,京一。于龙麻来说,这些都是同等的存在。是让自己之所以为自己,“存在”的必需。于是现状对龙麻来说堪称心满意足。可以了。足够了。
“……啊,不过,还缺草莓?”
“………………我醒来听见的第一句就是这个吗。”
“啊,京一醒了?早安。”
龙麻脱口而出的自言自语换来了搭档打从心底疲惫的声音。……最近似乎只要提到草莓京一就会很累的样子。嗯,那么待会儿就把“那个”拿出来吧。龙麻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了招呼。京一胡乱地用左手挠着头发,右臂却依旧没有松开龙麻的身体。
“呼啊……几点了啊,现在。”
“嗯……不知道呢。”
确实是无从得知。两人的身上没有半点可以判明时间的工具。钟表也好,手机也好,全都留在了日本。——龙麻是来不及,而京一是不需要带在身上。
京一原本的目的便唯有寻找龙麻。那么,所能依赖的就只有自己与自己的木刀。其他的一切都是冗余。对此,如月当初扶着额头喃喃道“不敢相信……”,可京一固执地认为是理所当然。
而现在,他的旅途目的变成了修行,以及探索关于“黄龙”的一切。那么同样,他所需要的还是自己、木刀、和——龙麻。
所以,现在这样已经绰绰有余。
……啊,不过,可能的话,果然还是想吃拉面啊……
“啊,对了。”龙麻猛地抬起头来,“京一,拉面。”
“啊?”
读心术……?不,即使是龙麻,也不至于有这么荒诞无稽的能力。京一迷惑地看向龙麻,只见色的眸子里满是安安稳稳的微笑。
“京一比较喜欢蛋糕味的拉面,还是拉面味的蛋糕?”
“……………………………………………………………………………………”
我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一场盛大的幻听……………………?
“………………龙麻你刚才……说啥?”
“蛋糕味的拉面,拉面味的蛋糕,京一比较喜欢哪个?”
“……………………………………………………………………………………”
蛋……糕……拉……面……
那是啥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什么叫做“比较喜欢哪个”?!分明就是“更不能忍哪个”才对吧!!!!
“龙麻你……干嘛要问这个?”
不详。非常不详的预感。龙麻常会问一些突如其来的问题。可是在那看似没头没脑的行动之后,常常都有着很确实的理由。——姑且不提这理由是囧与否。
“因为,昨天龟急便送来了包裹。里面是蛋糕味的拉面和拉面味的蛋糕。啊,还有新鲜的草莓。”
面瘫男……你这是找茬是吧……是吧……给我记住……
“发件人是大家的名字哟。美里同学,樱井同学,醍醐君,如月君,壬生君,啊,还有八剑先生的名字也在其中呢。”
混蛋!你们这群全都给我记住!
“什么蛋糕拉面拉面蛋糕的!我都不吃!”开什么玩笑!那是人吃的吗!|||||||||
“诶?”
“……怎么?”
“可是,今天是京一的生日啊。”
“…………啊?”
“今天。一月二十四日。”
“………………啊。”
这么说来……好像季节是差不多……
京一抬眼张望。目所能及处都是一派被冰封的大地。本不是适合露宿的季节。两人是靠着[如月友情赞助寄来的]睡袋、“气”和彼此的体温应付了过去。
“……真亏你记得。”
“嗯,记得哟。”
龙麻莞尔,眼睛里果然还是那股安静的笑。
“所以,果然还是应该吃蛋糕吧?”
“……………………………………”不………………话题不要跑到这个方向来啊……
“早饭时间似乎已经过了,那么便当作午饭吧。京一要哪个?”
哪个都不要………………不对,等等。
“我吃掉其一,另一份你吃?”
“咦?不是。另一份留在晚饭的时候京一再吃。我今天吃草莓就好。”
有这样的吗————————————!!!!!!!!!!!!!!!!!
那我选择了有什么意义!是那个吗!中国古代传说的那个猴子分栗子的故事吗!!!!
面对脸色千变万化的同伴,龙麻瞬了瞬眼。嗯?我还以为京一会很开心。若是我的话,不管是草莓味的蛋糕还是蛋糕味的草莓都会高高兴兴吃下去。……果然明年还是直接送蛋糕吧?然后用拉面的碗来装。
“……………………………………龙麻。”
“嗯?”
“……………………………………继续睡吧。”话音未落,龙麻的眼前又是一片暗——京一的身体挡住了所有光源。
“嗯,好啊。……可是,已经很晚了。”
“管他的!今天我要睡到死!”哪怕一分钟也好,要努力逃避那那份可怕的食物……
“……嗯,好。”
无所谓。京一今天是寿星。即使不是这样,龙麻也从未拒绝过京一的愿望。京一也是同样。有时两人都会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向对方撒娇的孩子,同是又觉得自己仿佛无底线地纵容着对方。……没关系。也没什么不好。这也同样是彼此珍视对方的方式。
“啊……对了,京一。”
“啥?”
“生日快乐。”
“……喔,谢了。”
嗯……京一果然体温很高。龙麻一边感受到自己被抱得更紧一边想。然后他又一次合上了眼睑。在阳光、风、泥土的气息包围下,在搭档的臂弯里,缓缓滑入了睡眠之渊。




秉着“想象激发创作”的原理,我试想了下拉面蛋糕和蛋糕拉面的味道。但是每次结果都是。
想象。
[哗哗——]←死机
重启
想象。
[哗哗——]←死机
重启
如此循环往复了三天。(“你何必呢!”BY:[消音]猫)
算、算了……妄想的产物不再需要想象来进行补充……不需要的……(自我说服中)

虽然京梧的生日也是一月二十四,不过是旧历计算…………
农历一月二十四…………????
……
……
……口胡,打死我也不可能再写出一篇来了!
一次应付掉!
蓬莱寺S,生日快乐!
20071006003416.jpg
可爱到口胡的地步啦——!!!!!!!!!!!
虽然醍醐君你变成了痴汉,虽然[哗——]占据画面中央极其碍眼,但是!但是!
圆滚滚圆溜溜的赤犬和草莓!萌到翻!
想要!好想要!真的超想要!虽然是愚蠢的脑残萌系杂志,也好想要好想要!!TA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